首页 >  社会

全国人大代表金东浩:当村干部就不能只想赚自己的钱

发布时间:2020-05-15

新京报讯(记者 王姝)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召开在即。全国人大代表、黑龙江省尚志市鱼池乡新兴村党支部书记、村委会主任金东浩就农民增收、村域经济等问题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。他表示,当村干部Ⅳ就不能只想赚自己的钱。


金东浩,全国人大代表、黑龙江省尚志市鱼池乡新兴村党支部书记、村委会主任。新京报“我∶们来了”视频截图

 

新京报:本次人代会⿻,您准备提交哪些建议、议案?

金东浩:去年是我第一次当选全国人大代表,作为来自农民阶层的代表,去年提的都≮是农村需〗要解决的问题。今年已经履职一年了,想提的建议范围比较广,比如能不能增加更多形式的“三农”补贴,提高农民的积极性;关于农产品市场化的问题,如何加大对粮食加工企业的扶持力度;还有法院、检察院案多人少的问题,民族学校面对的困↔难和问题等。

 

新京报:过去一年参加了哪些调研活动?调研中发现了什么问题?

金东浩:过去一年参加的调研活动比较多,除了参加省人大的调研活动,我自己也走了3个县的4个乡镇,调研课题◎包括脱贫攻坚、粮食产业、民族教育等。其︹︺︻实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,就是粮价为什么上不▼来呢?1983年我当村主任的时候,一斤稻谷3毛8,改革开放40年的今天,我们的粮食价格稻谷也就1块5左右,也…就是翻了四倍,可是40年来我们的工资收入水平涨了多少倍?粮价不高带来的一╟个问题就是,种粮大户的收入受到了影响,我觉得这个问题应该重视,不能谁种的地多,谁的压力就大。

 

新京报:您觉得这个问题应该怎么解决?

金东浩:怎Ⅸ么办?我的意见就是合作┛经营,统分结合╬,这样风险就小了。我们村从2009年开始办合作社,当∷时号召村民入股,可是很多人不理解,认为根本赚不到钱。我是支部书记∈我先入股,你入一万我就入两万,党员先入股,然后就带动起来了。我们当时提的目标就是全村脱贫全部富起来,一人不富全村不富Ξ۩。跟别的合作社不太一样,我们的经营模式不是统一种植,而是统一分户经营,你有能耐会种地,我就给你地,你能种200亩地,我就给你分200亩,你需要农∪机具,我就给你提供服务,帮你降低成本。那么我们☑合作社做什么呢?研究高产品种,解决技术上的问题,就这样发展到现在。

 

新京报:还有其他想法吗?

金东浩:这两年国家出台了一个新的好政策,生产者补贴,给我们农民补助。这次大会,我就想呼吁一下,粮价上不去,能不能通过增加生产者补助补上来一点?这样能更好地发挥农民的积极性。比如我们村,2014年村民平均收入2万元,2016年∞、2017年都是3万元,可۞۞是2018年降到1.5万元了,同样的地、同样这些人种地,收入差一半。对我们来说,2√018年是比较特殊的一年,从7月份到9月份总是下雨,导致产∽品的质量上不去,这是收入下降的一个主要原因。在这种情况下,如果能增加生产者补贴,是不是更能促进农民的积极性?说到╱╲生产者补贴,还ↅ有一个问题,就是补贴是给谁的,是谁⿳种地给谁,还是地归谁就给谁,这也是需要明确的一件事。

 

新京报:您从哪一年开始担任村干部?

金东浩:我从1984年开始当村干部,到现在也30多年了。


从改革开放前到现在变化特别大,从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,到免Ⅹ除农业税,再到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和乡村振兴,我是亲历者,农民从∣“看天吃饭”变为“知天而作≤”,原来是木头窗、纸糊的窗户纸,后来变成塑料布,再后来就装上了玻璃,木头也变成了』塑钢、铝合金。1982年我当过生产队队长,那时农民干一年领回去的口粮就是收入了,那个时候没Г真正解决温饱问题,现在村民都富起来了。现在我们村,不少农户家里都有几十万,农机都是现代化,买轿车住楼房,开着轿车到地里种地,这不就是现代农民吗?村子环境也好了,整洁,鲜花盛开,这是我19岁时的理想。我19岁那年入党,看了一部外国的反映农村的电影,他们的村庄很漂亮,我当时♯♮就想,我的家乡要比他们更漂亮。现在我63岁,我的理想基本都实现了。我们有的农户,三口之家,一年纯利润20万,出去打工能挣这么多钱吗?

&n‖bsp;

新京报:当了30多年Ъ村干部,最深的感受是什么?

金东浩:当村干部想赚自己的钱,你就别当村干部,村干部必须有自己吃亏的思想,就不能研究自己赚钱的事情,这就是我的理念。当村干部没有这样的理念,只想自己赚钱,就算被选上去♡了,干不了几年就得下来。


有些单位高薪聘我,什么大型农业合作社、家庭农场等,年薪20万,我说我不能去,我不是为了钱而工作,全村老百姓都富了,这是我的最大心愿,是我的初心。我们村里对我意见最大的是我媳妇,有一年我媳妇跟村民说,你们这一次如果把老■金拿下来,我就杀一头牛请大家,别让他干了。*为什么?我媳妇是考虑家庭啊。我一般早上从家里出来,晚上七八点钟才回家。两个儿子对我意见也挺大。我一直没多少时间关注这两个孩子,更没帮过他们,对他们是亏心〣的状态。我手机屏幕是小孙子的照片,这是二儿子的孩子,大儿子现在37岁了,还没结じ婚。我始终给他们灌输什么呢,自己的路自己闯,这是我的根本。现在两个孩子都出去了,自己闯。

 

新京报:年逾⿱花甲,准备再干几年?

金东浩:上∫一届我就想≈退下来,现在到这个岁数了,身体情况肯定不如以前,不过我的精神状态还可以,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培养年轻人,年轻人成熟了,我就能退下来⺌了。

 

新京报:今年准备怎么干☆?有哪些工作计划?

金东浩:下一步◁做什么?村域经济,我始终挂念这个事,村⿴集体没有钱,想干公益事业难度很大,完全依赖国家财政支持不行,所以2019年我们的思路就是要壮大集体经济⊙,多给村民谋福利。怎么壮大?我1984年当村干部的时候,就有谋划村域经济的想法,所以有的地区把林地等都拍卖了,我们村一⿺直没动,这就是我们壮大集体经济的资本。

 

新京报记者 王姝 编辑 刘丹 校对 刘军

不上班怎么挣钱_不上班做什么可以赚钱_不声不响赚百万 2019-2022版权所有